不忘爱国初心 牢记治学使命-俄村网
 
 
不忘爱国初心 牢记治学使命 [返回]
您所在的位置:俄村网>文化>不忘爱国初心 牢记治学使命

不忘爱国初心 牢记治学使命

  发布日期:   2019-12-01 15:37:26    

我认真读了季羡林的自传。文学大师的文章没有华丽的辞藻,没有优美的辞藻,36万字,也没有普通的词语,但却充满了珍珠、泪水和刺痛。

在德国呆了十年

"我生命中有两个母亲,我的生母和我的祖国母亲."这是这篇文章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话。季羡林的生母抚养了他6年。他六岁时,出于经济原因,去济南和叔叔住在一起,直到他婶婶去世。伯母的年龄比他的生母大得多,但是他的心总是想着他的生母。一切难以找到的东西都是绝对好的,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是正常的。生母的阴阳分离很难找到。自然,这是最好的。就像在德国学习了十年,由于对中国的国内侵略战争而无法回到母亲的怀抱一样,她离母亲很远。自然,这些很难找到的是最好的。

1935年9月,纪老在德国开始了他的十年。这个计划将交换两年。然而,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爆发时,除了中国分裂军阀的混乱局面外,世界法西斯战争开始时,外敌日本入侵并发动了大规模的侵华战争。就这样,意外地,他在德国呆了10年。在德国,只有头几年致力于学术研究。他们大多数生活在希特勒的法西斯斗争下,茫然无助。纪老带着学者的政治困惑,带着飞机和大炮去学习。“顺便说一句,”他饿了(他甚至几次都吃不到面包和黄油,靠饥饿生活)。终于迎来了1945年日本向祖国母亲投降,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了彻底的胜利,只有经过几次曲折才于1946年回到了祖国这片黄土地上,回到了自己的家庭。

十年文化大革命

1966年,文化大革命入侵了季羡林。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里,不允许读书和说话,甚至走路也不允许抬头。每天,他都受到批评、辱骂、劳动改造、生活在“牛棚”里、在街上游行、被殴打、羞辱、拳打脚踢。纪老从未倒下,甚至想自杀(但他从未想过逃离祖国)。德国法西斯战争期间严重失眠,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加剧,每天晚上都很不安。除了失眠之外,他还几次失去了饱腹感,多次被背叛、欺骗、背叛,忘记了如何哭泣、欢笑,以及如何与已经在一起几十年的同事和朋友交流。然而,纪老自传所显示的似乎已经过去了,好像他在谈论别人的事情。

纪老用轻松的语气回忆了他十年的文化大革命。他不时用几个“里”语气词营造轻松的气氛,只是为了让读者不要拘泥于别人的过去,这样他们就可以平静地读完。十年的文化大革命,一场大灾难,有多少知识分子埋在其中?我真的不能深究它。

生死观

纪老一生都在研究东方文学和土火罗文,但我认为他一直在做比较研究,包括生死观。这与他的生活经历直接相关。他到过几十个国家,对中西文学、中东文学,尤其是印度研究有着深刻的理论研究。经过比较,他对一切都很熟悉。如果你给他一块糖,他会想到糖,中国和西方糖的发展史,衍生文化,副产品等等。这超出了我们这一代普通人的理解。至于他,在敦煌看到一片“糖”,他能写73万字的“糖史”。看看今天的中国和外国,没有人能与之相比。纪老在文革期间曾一度想过自杀,所以他进行了自己的“自杀比较研究”,穿越古今,穿越东西方,以及各种自杀的方式方法。

要写这两个例子,我只想写关于纪老的生死观。他说古代中国人都追求长生不老,而西方人认为这是不现实和荒谬的。他更喜欢西方的生死观。”纵挥手,既不高兴也不害怕。如果你必须做你想做的,你必须做;如果你不必三思,你必须三思而行。”在自传中,陶渊明的诗作为他的座右铭被强调了三次。我认为这与其说是他的座右铭,不如说是他对自己生死观的理解。经历大风大浪后,一个人不能对事物感到高兴,也不能对自己感到悲伤。说到最后,一个人必须停止想太多。他不像江文同的《悔恨颂》中说的那样,“自古以来,就有死亡,所以我们吞下去的时候必须吞下去。”纪老和没有咽下他的仇恨,也没有咽下他的话。这正是纪老和对生与死的理解。他满足于现状,顺其自然。他觉得有点自由自在。

纪老的生活让人叹息太多,但他的精力有限,不敢深究。但是有一件事在我眼前清楚地表现出来,那就是纪老对学术研究的态度。“不要忘记爱国主义和做学术研究的使命”。不管环境有多恶劣,飞机和大炮到处都在飞,批评和辱骂每天都在发生。无论是在哥廷根的豪华图书馆,还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做礼宾,他都不会放过任何有时间学习的人。这种只做学术研究的态度足以让我们享受一辈子。

快乐8购买 台湾宾果app 快中彩 秒速赛车pk10官网